中国国际投资理财博览会   11月3-4日  
CHINA INTERNATIONAL FIANCE EXPO NOV.3-4
010-85785068 15611916871
雅堂金融遭“围攻”:让老杨出来!我跟他拼了!
浏览数:39

雅堂金融遭“围攻”:让老杨出来!我要跟他拼了!1

部分投资人赶到雅堂金融总部,打地铺蹲守。资料图

雅堂金融遭“围攻”

在监管政策严厉加码背景下,整个P2P行业已经进入了冲刺备案倒计时阶段,业内人士预计,不只雅堂金融,2018年P2P平台将迎来一波退出潮。

“让老杨出来!我要跟他拼了!”一位投资人嘶声大吼,并挣脱了工作人员的劝阻,伸手抓住眼前的椅子,欲砸椅泄愤。

1月23日晚,位于成都市天府新区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雅堂金融,显得并不太平:来自全国各地的三十多名投资人,熬夜打地铺蹲守此地,声讨要雅堂控股集团创始人杨定平给个说法。这些投资人在雅堂金融的投资额度,少的有几十万元、多则上千万元,担忧和焦虑写在每个人的脸上。

时间倒回几个小时之前。1月23日上午,成都雅堂控股集团发布公告称,“为积极响应国家相关政策要求,雅堂金融平台决定从即日起主动退出P2P业务,未来,雅堂控股集团将专注发展新零售业务”。

雅堂控股集团在公告中表示,自公告之日起,成立退出工作领导小组,设置投资人委员会(以下简称“投委会”),共同在三个工作日内制定出退出计划和方案,投委会全程监督退出方案的执行进展……

公告发布后,投资人交流群瞬间炸开了锅。“因为就在1月22日,投资人无法正常提现时,雅堂金融客服给出的理由还是网站系统修复,延迟提现。没料到,最后等来的却是平台退出的通知。”投资人张平(化名)说:“投的钱该怎么办?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矛盾一触即发,不少投资者陆续赶往雅堂总部,就解决方案的制定与雅堂方面进行商讨。1月26日,雅堂控股集团发布《雅堂金融业务清算方案公告》。然而,事情似乎并未就此平息,究竟是良性退出,还是合规备案无望之下的“套路”?雅堂金融与投资人之间的“恩怨”愈演愈烈。

事实上,不只雅堂金融一家,在监管政策严厉加码背景下,整个P2P行业已经进入了冲刺备案倒计时阶段,业内人士预计,2018年P2P平台将迎来一波退出潮。退出时,如何妥善处理投资人的资金,显得尤为重要。

清算方案引投资人不满

公开资料显示:雅堂控股集团2012年成立于广东深圳,是一家以新零售为核心的全产业链综合性互联网公司。集团旗下有雅堂小超、雅堂电商、雅堂金融、雅堂信息技术、雅堂广告7家全资控股子公司。2016年,雅堂控股作为四川天府新区重点引进项目将集团总部迁至成都天府新区。

有公开报道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中,雅堂金融官网显示交易额高达近百亿,待收超过10亿。目前平台已无法查询最新交易数据。

针对雅堂金融退出P2P业务一事,1月26日,法治周末记者联系到雅堂金融公司,并对其官网邮箱发送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根据媒体报道,雅堂集团相关人士解释退出P2P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客观原因是国家对P2P监管开始收紧,出台多项政策来规范P2P业务;主观原因是雅堂小超现在发展非常迅猛,规模急速扩张,每天营业额达到1个亿;企业发展在某些时间段会做减法,在自身优化内部结构基础上,放弃P2P,专职做雅堂电商及雅堂小超等业务会更具优势。

1月24日,“雅堂电商”官方微博公布了投委会的名单,综合各投资人的投资金额、投资年限等因素,雅堂金融推举共计20名投资人组成投委会。当天,杨定平采用了视频会议方式,在天府新区政府相关人员参与下,与投委会进行了讨论。

“雅堂方面给出的初步方案,未获得投委会成员以及在现场的投资人的认可;投委会提出的方案,也被老杨否定,双方处于僵持状态。”一位在现场的投资人李维(化名)介绍,“投委会在拟定的方案中提出的要求包括:雅堂金融所有资金必须提供政府机关备案文书,资金的变动必须提供变动文书,由第三方监督;成立雅堂投资者资金监管委员会,在雅堂金融不能按照退出方案履行约定时,向上级有关部门申请冻结资金;保障雅堂金融还款来源的措施,雅堂小超承担雅堂金融所有债务,在区管委会以及金融办的监督下,与投委会签订债务转让协议;明确所有投资人债务金额,与清算方案一起备案等。不过以上要求未在最终版方案上体现。”

1月26日,雅堂控股集团如期公布《雅堂金融业务清算方案公告》,为投资人提供了三种方案:方案一是分19期按月还款,适用于2018年1月23日23:59:59有可提现金额的用户;方案二是分18期按月还款,适用于所有用户;方案三是50%债转股。

“以应还总额10万元举例,按照适用所有用户的方案二计算,2018年1月至8月,投资人每月收到返款是净资产的10%年化的月利息,即833元;2018年9月至2019年6月,平台再将剩余资金按月还完。”张平说,“可以看到,以上方案,投资人前期只能拿到少量的资金,大头的资金都要等到八个月以后才能开始返回,而雅堂是否能存活到18个月后、承诺是否能按期兑现,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群里很多投资人担心,第一批钱会不会就成为最后一笔钱。”张平说。

被指涉嫌自融

让投资人如此不安心的原因,是一直以来都有雅堂金融涉嫌自融的质疑。在张平看来,雅堂金融此次退出P2P,是因为自融烧钱造成资金链断裂,无法兑付投资人本金。

公开资料显示,雅堂金融曾经多次易名。雅堂金融的前身是于2011年开业的“搜搜贷”,杨定平曾是该平台的借款人之一,彼时在深圳做红木家具生意。2011年12月,“搜搜贷”出现了借款者逾期欠款事件,杨定平予以接手,实行债转股。之后“搜搜贷”变身“煜隆创投”,不到一年的时间,杨定平在承诺期到来之前,就溢价回购了当时债转股的股份,赢得了投资人的信任。2013年公司又改名为“煜达投资城”,开展股权众筹和基金融资项目。

2016年1月,更名为现在的雅堂金融,并形成了以雅堂控股为核心的家具产业链。雅堂金融官网显示,公司定位为雅堂电商供应链金融平台,为雅堂电商家具产业链提供专业、可持续的金融服务。

据《华夏时报》报道,从2017年6月起,雅堂金融的多个标的明确写着为其股东或旗下产业融资,其中一个借款标的明确写着借款为“雅堂控股集团参股企业股东融资”,另一只创业标也写到“融资项目为雅堂家具馆。”

“其实,在钱宝网出事后,我就感觉风险要来了,本计划这次到期就提现的,结果雅堂金融先一步宣布退出了,自己逃得慢,只怪自己贪。”张平介绍,雅堂金融在2017年5月与四川新网银行签署资金存管协议,表示力争两个月内完成存管系统上线;不过,其多次投资看到的电子回单上都显示,资金进入了收款人为杨定平的平安银行(13.900, 0.25, 1.83%)账户。

1月30日,记者向新网银行客服咨询,客服回复:“新网银行与雅堂金融早已解除合作关系。”

此外,李维指出,雅堂金融时常以送投资人福利为由发布“秒标”(网贷行业术语),仅2017年12月17日至2018年1月21日期间,就以“祝贺雅堂年会圆满召开”“平安夜祝大家平平安安”“元旦7天乐”“祝雅堂小超直营店成都站启动成功”等为由,发了21次“秒标”,仅该时间段内项目总额就达到十亿多元。

业内人士指出,“秒标”是指P2P平台为招揽人气发放的高收益、超短期限的借款标的,由投资者竞标并打款,网站在满标的之后很快连本带息还款;秒标大多数情况下,是由平台发出,而非借款人,且多是虚标、假标;对于平台而言,频繁发超大秒标,要么是为圈钱而来,要么以新还旧,要么是为缓解资金紧张,企图渡过难关。

“如果资金流向正常,就不会出现眼下的这个窟窿;有正常借款人的话,平台完全可以让借款人进行还钱,但都没看到平台有这个动作。”李维说,“其实,之前我也一度怀疑过平台自融,还在平台官方群里质问过这个问题,但随后就被管理员踢出来了。后来看到,杨定平又是发展电商又是做新零售,觉得他是一个在做事业的人;雅堂还给多个电视节目提供赞助,广告打得火热,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雅堂小超前途未卜

“我们相信你的抱歉、你的内疚,但我们需要你拿出更大的诚意,来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也不想让雅堂倒,你心里很清楚,我们也不想把你送监狱,这是损人不利己的。”根据投资人提供的录音,1月27日中午,投资人与杨定平还在为清退事宜进行讨论。

“我所有账户上的资产,我相信,你们不用去查,经侦一定会查得清清楚楚……如果我能做到的,那都是可能去做的,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公司活下去。”杨定平回复。

“那你有什么规划能让公司活下去?”投资人反问。

杨定平提到了“雅堂小超”。资料显示,雅堂小超于2016年10月在成都启动,定位为家门口的互联网超市;作为雅堂的核心新零售项目,雅堂小超拥有55000多家社区加盟连锁超市,单日交易额突破1亿元,覆盖消费群体3000万人。

根据媒体报道,雅堂的具体做法就是将这些传统便利店,改换成雅堂小超的统一门头和店内陈设,并接入雅堂小超的系统,雅堂小超给予租金补贴和门头补贴。2017年6月,雅堂与IBM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协议,雅堂首席战略官徐令元对媒体表示,“到现在为止公司已经花出去差不多4亿元,纯粹在补贴这块”。

不过,对于雅堂小超的前景,很多投资人并无信心。业内人士指出,雅堂小超其实只是徒具其形,没有实质性地涉足新零售,经营方式与普通的夫妻店无异,消费者线上消费时,依然会选择美团等外卖软件,很少人会使用雅堂小超的App;此外,经过一年多的发展,雅堂小超依然没有形成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商家进货时,会跟据性价比进行选择,可替代性很强;另外,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店主的忠诚度几乎为零,且顾客对雅堂小超品牌认知度不高,很多顾客更愿意选择知名度较高的连锁超市消费,雅堂小超品牌尚未沉淀下来。记者注意到,根据“雅堂电商”官方微博公布的数据,截至1月29日,共计8488投资人提交选择方案,已超过投资人数95%。其中,选择方案一的投资人为3855人,方案二的有4197人,方案三的有436人。部分投资人反映,已陆续收到第一笔回款。

“很多人的心态是,一边先选择方案、拿到钱再说,一边也在观望已经填写报案登记表的投资人的进展。我们的诉求,首先还是希望公司在初期时就能多还一些本金,因为平台一停,很多投资人的资金也周转不开了,我们也需要渡过眼前的难关;其次,即便是按照现在的方案执行,我们希望能跟雅堂签订协议,保障还款来源,而不是单方面的给出通知。”李维说。

网贷天眼研究员郑常怀认为,雅堂金融陷入困境之后,失去资金支持的雅堂小超将面临不小的挑战,可能兑付时间拖得越长,对投资人越不利;“快鹿、绿能宝刚出问题的时候,都曾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兑付,但最后都无疾而终。这些案例告诉我们,平台说的即使都是真心话,但最后也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


(9:00-18:00)

010-85785068

QQ:3020184954

email:jinrongfair@163.com

微信号:15611916871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座机:010-85785068
参展热线:15611916871
参展热线2:18211058377
邮箱:jinrongfai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