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央行为抗疫越了红线 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全球央行和政府机构推出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计划。其中央行的角色尤为吃重。 近日。国际清算银行亚太区首席代表悉

本文是由20财经助手创作,主要讲解的是多国央行为抗疫越了红线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共计有2597个文字,话不多说下面一起来了解一下20财经助手的介绍吧,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

多国央行为抗疫越了红线

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全球央行和政府机构推出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计划。其中央行的角色尤为吃重。

近日。国际清算银行亚太区首席代表悉达多·蒂瓦里(Siddharth Tiwari)与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前副总裁朱民就疫情之下的央行对策进行了一场对话。两人表示。(多国)央行改变了传统职能。越过了一些红线。介入了非银行金融机构。央行不仅成为了“最终贷款人”。还成了“最终做市商”。同时全球债务问题也进一步恶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目前公共债务与全球GDP之比已经超过100%。且已超过二战结束时创下的水平。

但专家认为。中国央行相对较为克制。

蒂瓦里指出。跟以往不同的是。央行在这场危机中直接干预了非银行金融部门。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在过去10~15年。金融部门的性质发生了变化。非银行市场已经变得系统化了。这些市场的流动性也成为央行关注的重点。未来。央行也将兼顾这些市场的管控和监管。”

“随着金融部门内的新市场或新领域逐渐变得系统化。央行此前承担的最终贷款人职能的界限也一直在移动。因此。在企业部门。这一边界移动到直接购买证券以及购买共同基金。因为公共基金是公司市场的主要投资者。同时。这一界限也在主权层面发生了移动。各国央行首次在一级市场购买政府债券。”

蒂瓦里表示。未来几年将是央行反思自身角色的时期。因为现在它们不仅是最终贷款人。还成为了最终做市商。超出了原本的职责范围。至于央行将走向何方。他认为。先撑过这一段时间才是重点。因为它们需要设定新的方向。

朱民肯定这一想法。并建议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世界必须仔细研究解决方案。重新定义央行的角色。“现在。世界真的进入了一片未知的水域。这不是关乎某一个市场。央行角色的变化将给整个金融架构带来一次体制变革。”他说。“世界需要重新定义、重新设计央行的角色和职能。以确保我们有一个稳定、公平、透明的金融市场。”

在蒂瓦里看来。在上一场金融危机后。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银行的抗风险能力上。“焦点有点过于集中”。但在这场危机后。将会有很多人关注企业部门的抗风险能力。“价值链是否能够承受一定的债务?优化了流动资金的公司是否会优化全球供应链?会纳入保障措施和缓冲资金吗?这都是未来要考虑的。这都是未来要做的。因此。问题不仅仅是谁能生存下来。而是遭受不同程度影响的国家未来的政策方向。以及在新时期各国对未来的计划。”

蒂瓦里指出。央行在危机期间需要首先解决流动性危机的问题。但它们在这么做时应该清醒地意识到接下来将进入偿付阶段。因此必须区分有生存能力的公司和没有生存能力的公司。从而避免产生大量的僵尸企业。“对不良贷款严格分类至关重要。监管压力测试也至关重要。”他说。“在下一阶段。财政政策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目前公共债务与全球GDP之比已经超过100%。-新华社

谈及各国央行在疫情暴发之后采取的措施。蒂瓦里指出。央行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行动来避免金融崩溃。对于央行采取的应对措施。他评价道。在第一阶段中。央行的干预措施解决了流动性问题。令共同基金市场得以畅通。稳定了全球金融市场。

具体来说。最初。各央行降低利率。甚至发行负利率债券。然后。利用公开市场资产购买计划来疏通做市商的资产负债表。之后。央行注入流动性。同时开放市场运作。同时。央行还介入了商业票据和政府证券。在美国。央行还介入了市政市场。“这样一来央行在一些非传统领域扩大部署。为陷入困境的企业雪中送炭。要么直接彻底买断债务(即购买债券和商业票据)。要么施加援手支持银行以融资换贷款的形式放贷。尤其是针对中小企业放贷。”

朱民认为。(多国)央行在疫情期间成为最终贷款人和最终做市商。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最具挑战性。也是最激动人心的变化。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央行的职能。这是非常惊人的。”他说。“央行如何重新定义、谨慎完成自己的使命。继续扮演最终贷款人的角色。而不是信贷分配者和货币资金提供者。这将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当被问到央行的越界是否是暂时的。蒂瓦里的看法是。为了应对疫情所越过的红线需要被仔细处理和谨慎解释。需要看到的是。这不是信贷分配。也不是为预算提供货币资金支持。这只是一种干预。目的是向企业部门提供流动性。缓解疫情对企业的打击。“当前是一个特殊时期。我不知道下一场危机会是什么。但这将带来决定性影响。”

“今天。央行需要说清楚这些举措的治理框架。阐明它们赢得了决策的控制权。表明这些举措是暂时的。以及它们将如何在合适的时机放权。我们多年来学到的一件事就是。不要让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联系得太紧密。如果央行的界限移动得太多。可能影响央行的独立性。也会增加金融系统的脆弱性。因此这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一个挑战。”蒂瓦里说道。

对于央行大规模的刺激政策。蒂瓦里认为。尽管它们对于解决流动性是非常必要的。但恐怕也会留下影响几代人的“后遗症”。比如。无论是在公共领域还是私人领域都会造成债务高企。这将给潜在的增长带来压力。

“投资于公司债券的共同基金出现了急剧外流。迫使他们在高点进行抛售。短短一周内。投资于发达国家的基金和新兴市场股票公司债券就贬值了15%。”他说。“外国投资者对本币债券市场的其余部分进行重新定价。导致新兴市场国内金融状况急剧收缩。”

在主权债务方面。他指出。整体架构非常明确。主要是通过巴黎俱乐部对官方双边债务重组进行磋商。但这主要是面向从IMF举债的新兴市场国家。而剩下的新兴市场将无法享受这一待遇。IMF同世界银行已经号召G20减免最贫穷国家债务。“我认为。在现实中。也应该考虑到。剩下这部分国家支付能力有所不同。受到的冲击也不同。处理方法也应该因国而异。”

在企业债务方面。蒂瓦里指出。这是央行首次真正入市购买企业债券。许多人会说。央行越过了红线。因为这与积极信贷分配类似。也导致了债务急剧攀升。包括低于投资级的债务。

他指出。在全球大部分地区。通胀将一直低于目标。未来不太可能有任何紧缩政策。“这场危机的一大影响就是没有任何国家能够达到通胀目标。因此还有相当大的政策空间。”他说。“没有达到通胀目标的好处是能够提供坚决应对疫情的空间。所以挑战变成了好事。但随着时间推移。它将再次成为挑战。比如在应对债务负担方面。但这将是下一阶段的问题。”

朱民认为。接下来。通胀预期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量。因为它可以改变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的平衡。也可以改变央行从宽松到紧缩的政策立场。“从低通胀率到2%的高通胀率。世界将发生很大的变化。”



上一篇:吸收偿二代成果 保险偿付能力监管规定迎大修

下一篇:萌宠吸金 险企“试水”宠物保险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站长,本文主要讲解的事 多国央行为抗疫越了红线,如有转载请携带本站链接地址:http://www.jinrongfair.com/jinrongfuwu/6907.html